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南白癜风能否治好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1-20 01:02:2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南白癜风能否治好吗,四肢有白斑是白癜风,云南白癜风是否遗传,北京中医治疗白癜风,济南白癜风可以根治吗,龙泉白癜风医院,山西白癜风的病因

原标题:李晓华:东北产业未来的发展出路在哪儿?

作者 李晓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新经纬特约专家

近日,林毅夫教授团队发布30万字重磅报告《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报告中提出东北经济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强化违背比较优势的赶超战略,因此解决东北问题的药方就是“从违背比较优势型赶超战略转型到遵循比较优势型发展战略”。针对吉林的发展进一步提出“扬长补短”的发展思路,选择重点发展大农业、大健康、现代轻纺、现代装备以及融合型产业等五大万亿级产业集群。报告发布后引发引起社会各界的热烈讨论甚至激辩,东北的产业到底该如何选择?

东北老工业基地是共和国长子,为新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东北的兴衰也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2003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此后又出台了一系列振兴东北的政策、规划,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也一度取得明显成效和阶段性成果。但是2013年以来,受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和重化工业陷入低谷的周期性影响,东北经济增长速度大幅度下滑。2016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吉林、黑龙江、辽宁的GDP排名分别位列全国14、21、22名。东北经济“衰落”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因此振兴东北也是一项系统工程。

比较优势与产业发展有何关系?

迈克尔·波特在《国家竞争优势》一书中将生产要素分为初级生产要素和高级生产要素。初级生产要素是先天得来或只需要少量的投资就能拥有,如天然资源、气候、地理位置、非技术人工与半技术人工、融资等;高级生产要素则需要通过大量的投资和长期的技术开发而获得,如现代化基础设施、高等教育人力、各大学研究所等。建立在初级生产要素基础之上的相对优势常常被作为国际贸易理论中比较优势的案例,如葡萄牙的葡萄酒和英国的毛呢。高级生产要素同样是比较优势的来源,比如发达国家的高技术产业和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初级生产要素相对比较容易替代,比如人口结构的变化使就业人口不再供不应求、更低成本国家的出现、资源的枯竭等。相反,高级生产要素是蕴藏在制度、组织机构(企业、大学)和高素质人才之中的,因此更难以替代,对于国家的产业和经济发展也更为重要。为了行文方便,我们把建立在初级生产要素基础上的比较优势称之为基于资源的比较优势;而把建立在高级生产要素基础之上的比较优势称之为基于能力的比较优势。

比较优势理论实际上是一种静态的判断,而没有考虑比较优势是如何形成的。基于资源的比较优势显然是被动继承、天然拥有的,大家的争论主要聚焦于基于能力的比较优势是如何而来——是在发展基于资源的比较优势产业的基础上通过较长时间的资金、知识、技术甚至制度的积累形成的,还是可以通过采取特殊的手段(产业政策)缩短自然积累的过程而形成。如果完全按照基于资源的比较优势理论,中国不应该发展高铁,东北也不应该发展资本密集型产业。但现实是,中国的高铁系统不仅生产能力世界第一,而且在消化吸收德、法、日、加等国技术基础上再创新,研发生产出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标准动车组(复兴号);从理论上看,由于以能力为基础的比较优势更多地是表现为人的能力、技能以及对相关知识(理论)、技术诀窍(工艺)、方法(技术软件包)、专利等的掌握,因此即使是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国家,仍然有可能通过集中资源,在较短的时间内培育出相关的能力。如果只能遵循以资源为基础的比较优势,那么只要先发国家不出现大的政策失误或其他不可预料的天灾人祸,后发国家只能无限逼近而永远无法实现赶超。当然,产业政策能够加速一国以能力为基础的比较优势及相关产业的形成,但并不意味着产业政策的作用是无限的。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由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价值链片段化的趋势,同样名称的产业在不同国家或地区可能有不同的内涵,因此很难仅根据产业名称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还是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也很难根据该产业的比重来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到底是否遵循了比较优势理论。比如,同样是IT制造业,美国主要是研发和营销环节,制造环节比重很低,而中国的IT制造业中加工组装占比较高。

东北产业发展的方向

具体到东北未来的产业选择,我们也可以用前文的理论加以分析。

第一,以自然资源为基础的产业。东北地区幅员辽阔、土地肥沃、森林覆盖率高、农林牧渔和矿产资源丰富,生态环境较好,且与拥有丰富自然资源(如木材、石油)的俄罗斯接壤,因此具有发展资源开发及深加工产业的天然优势,如农产品加工和制造、中药、木材加工和家具、旅游休闲健康等服务业。目前这些产业在东北都有一定的基础,主要问题是产业链短、加工度或开发度比较低,没有形成自己的品牌。

第二,劳动密集型产业。尽管东北由于重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错失了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加入WTO以来劳动密集型产业高速增长的机遇,但并不意味着东北就要回过头去再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课。东北虽然也出现了以辽源袜业集群为代表的轻纺工业基地,但整体上来看,东北并不具备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条件。东北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来看并不低,要高于许多中西部省份。东北三省总人口合计1.09亿,其中农村人口4231万,农村人口规模大致相当于山东、四川,低于河南,但东北地区土地肥沃、人均耕地多,农民外出打工的动力不强。而且现在选择劳动密集型行业面临着巨大的风险:随着近年来我国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涨,纺织服装行业正加快向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转移,将纺织服装行业的加工环节保留在国内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因此,重新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可能就是一错再错。

第三,传统资本密集型产业(重工业)。经过近百年的发展,东北已经形成以机械装备、汽车、石油化工等产业为代表的重工业部门,不但具有技术实力国内领先的龙头企业、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配套体系,而且积累了一大批专业技术人才。《吉林报告》中的数据表明,2015年吉林省装备制造、汽车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在对标省份中(浙江、江苏、广东、上海、重庆)明显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例如,吉林省的通用设备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为158.8万元/人,仅低于广东(336.6万元/人),分别是浙江、江苏和上海的2.3倍、1.5倍和1.4倍。东北传统资本密集型产业并不缺乏技术和人才,但是缺少市场意识,难以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比如,东北虽然有一重、哈电这样技术水平全国领先的企业,在解决国家重大战略性需求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却曲高和寡,开发的产品市场接受程度低、竞争力差。因此,对于传统资本密集型产业,根本上是要通过深化国企改革,增强企业的市场意识。同时,鼓励在这些领域大众创业和吸引外部投资,形成一批更具活力的民营企业。

第四,战略性新兴产业。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全球范围内兴起。从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经验看,由于后发国家在新技术领域与发达国家的水平比较接近、而且没有沉淀投资的锁定,每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都是后发国家实现“弯道超车”的契机。对一个国家如此,对一个地区同样如此。一个国家或地区可以集中力量,在某个(或某几个)新兴产业领域实现技术突破、确立技术标准、建立产业生态。对于东北而言,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有两条路径。一是对接战略性新兴产业,例如原有的石化化工、冶金等产业可以延伸产业链,为新兴产业提供所需的新型原材料、元器件;汽车、装备等产业可以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进行改造升级、产品和商业模式创新。二是培育新兴技术并使其成长为未来的支柱产业。这方面贵阳做出了很好的示范——贵阳除了气温低、电价低的优势,信息技术产业发展的人才、技术、产业基础并不好,但通过率先布局大数据产业,快速成为国内大数据产业的主要聚集地之一。同样,东北三省也可以选择具有某些方面优势(不是全面优势)的新兴产业加以率先布局,抢占产业发展先机。(中新经纬APP)

【专家简介】李晓华,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产业布局研究室主任。兼任中国工业经济学会常务副理事长,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委员会副主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鱼台治疗白癜风的医院